主页 > L素生活 >美国医生用 3D 列印帮患者重建下巴 >

美国医生用 3D 列印帮患者重建下巴

美国医生用 3D 列印帮患者重建下巴

人生活在这个世界免不了会遇到一些意料之外的事故,有些只是受到惊吓,有些则会让你身体残缺,不过在 3D 列印技术进入医疗领域后,这一切将会大大的不同。

最近就又有一个医生透过 3D 列印技术,帮助患者修复身体残缺。这名接受换下巴治疗的患者叫雪梨‧安德森(Shirley Anderson),他在遥远的 18 年前,也就是 1998 年的时候发现自己舌头上长了致命肿瘤。

为了治好这个病,安德森一直忍受各种手术和放射性治疗,他还接受了手术,让医生破坏自己的脸部结构,把镭植入到下巴。医生切除他的胸部肌肉来重建他的下巴,但失败了……他永远失去了自己的下巴。

美国医生用 3D 列印帮患者重建下巴

在那之后,安德森吃饭和讲话都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。失去了下巴的安德森只好用口罩来掩饰自己真实面容。至于说话,他只能靠手持白板来写字跟人交流。

而且他在短短的 3 个月里掉了 80 磅。看看他健康的时候气色多好啊……

美国医生用 3D 列印帮患者重建下巴

这样的痛苦持续了好几年,在 2012 年的时候事情才迎来转机。他认识了医生特拉维斯‧贝尔奇(Travis Bellicchi),他是印第安纳大学牙医学院的一名颌面修复专家。

贝尔奇医生开始给安德森製作的人工下巴。这个下巴採用了传统的製程──安德森要坐好,等医生花好几个小时在他脸上抹石膏,还要用吸管呼吸。

即使如此艰难,製作出来的下巴还是很不实用。因为它实在太不舒服了,所以安德森每次带这个假下巴都无法超过 4 个小时,而且它实在是太重了,经常滑落下来。

因为这个下巴实在太不实用了,以至于贝尔奇医生决定换一个全新的方式来製作这个下巴。

这次他选择了硅胶代替石膏,用 3D 扫瞄仪进行面部扫瞄,然后 3D 建模出面部模型,再用 3D 列印机列印出来,最后还找了艺术家用特殊燃料来修饰这个假下巴,把它变得更逼真。一切製程都很便捷,过程也没有给患者带来额外的痛苦。

下面就是安德森获得新生后的模样!

美国医生用 3D 列印帮患者重建下巴

新的下巴戴起来舒服了许多,它看起来更加逼真,轻得多也更透气,这让安德森更容易呼吸,每次戴的时间也更长。这次,安德森获得了一个更加便利的下巴,贝尔奇医生还决定用他的名字命名这个治疗方式——「The Shirley Technique」。

安德森表示,他现在已经不去关注自己失去什幺,而是关注自己拥有了什幺。的确他现在拥有了很多人都没有的东西,一个 3D 列印的全新下巴,还有一个以他的名字命名的治疗方式。

除了安德森,现在这一方案还运用到了其他 6 名患者身上,相信未来它还会让更多人受益。

美国医生用 3D 列印帮患者重建下巴

2014 年,北京大学研究团队就成功为 12 岁的小男孩植入了 3D 列印脊椎;同年 3 月,威尔士的研究团队製作了 3D 头骨模型,帮助患者恢复车祸中受损的容貌;2015 年的时候西班牙就完成了首例 3D 列印胸骨、肋骨植入手术。

这些都是 3D 列印技术在医学领域的成功案例。

3D 列印能够精準地複製出人体的皮肤、器官、骨骼,甚至是内脏。在我们身体上某个部位损坏的时候,我们就能靠 3D 列印来进行替换,不需要忍受残缺的自己。

或许终有一天,我们甚至能够透过这个技术来列印一个自己。

“尽头的回忆vs缤纷咖哩”之让生命的每个瞬间都是无可替代永恆

“尽头的回忆vs缤纷咖哩”之让生命的每个瞬间都是无可替代永恆

吉本芭娜娜是奇诺蔻喜欢的日本作家之一,作品《尽头的回忆》有着这幺一段:「那段时光,宛如神灵为不知所措

“市议员,你算老几? ”  槟市会执法组见识非法抄写员跋扈

“市议员,你算老几? ” 槟市会执法组见识非法抄写员跋扈

“市议员,你算老几?”槟岛市议会执法组周五晚取缔非法抄写员,不过,过程中却在在让人见识到市议员的局

“师命”难违保蔡派‧周连琼弃战成全蔡国良

“师命”难违保蔡派‧周连琼弃战成全蔡国良

(吉隆坡9日讯)马华区会改选近在眉睫,党内有消息指出,现任敦拉萨镇区会主席周连琼“师命”难违,为了当

“希望一颗炸弹把这里夷平” 意好手乱说话 被罚款

“希望一颗炸弹把这里夷平” 意好手乱说话 被罚款

(温布顿9日综合电)口不择言,罚!2019年温布顿网球公开赛继续进行,其中意大利好手弗尼尼(Fabi